精彩小說盡在匣子小說導航網!手機版

首頁總裁 → 豪門戀:情鎖深宅

豪門戀:情鎖深宅

月明秋靜 著

完本免費

  由網絡作家月明秋靜為大家帶來的《豪門戀:情鎖深宅》小說,是一本很不錯的已完結豪門總裁小說,豪門戀:情鎖深宅于蝶翁同旭是書中的主人公。大學畢業本來應該是人生新階段的開始,而對于于蝶來說,確實青春和自由的結束,作為東城醫院院長的女兒,婚姻由父母決定了,嫁的不是自己愛的人,卻不料在新婚之夜前夕失去了清白。
  于蝶突然特別想喝酒,不知道是為了慶祝這即將結束的大學生活,還是為了祭奠即將失去的青春與自由,總之一句話:想買醉!想痛痛快快地大醉一場。二十四歲,按說也已經不是青蔥小女孩,嫁人也算是修成正果,歸于統一。
  然而在她那顆純情的心里,始終藏著一個人的影子,這個影子糾纏了她十年,跟隨了她十年。她原打算把他從虛幻的世界里拉到現實中來,直到媽媽告訴自己,她注定要做龍家的媳婦時,她又猶豫了。
  她得承認自己也愛榮華富貴,也喜歡飛上枝頭做鳳凰,那個她已經記不清他長相的人,她還是把他藏在心里,哪怕一輩子。
  心里莫名的不爽,好像背叛了某種很神圣的東西,這種東西又說不上來是什么。不屬于戀愛的背叛,也不屬于對愛情的不忠,只是有些舍不得那種內心的感覺,一種虛幻不真實的感覺。女人,有時候很迷茫,也很糾結,尤其是將要踏入婚姻的女人。
  羅江市商業學院對面街上有一條小吃街,當然這里也有酒吧。雖然是冬天,來酒吧喝冰水飲料的也很多,據說是為了調節身體體質的平衡。于蝶也成了一個需要調節身體和精神的人,她的胃足以讓她在冬天里盡情地喝上一頓侵入骨髓的冰凍酒水。

50.2萬字更新:2019/10/06

在線閱讀

  由網絡作家月明秋靜為大家帶來的《豪門戀:情鎖深宅》小說,是一本很不錯的已完結豪門總裁小說,豪門戀:情鎖深宅于蝶翁同旭是書中的主人公。大學畢業本來應該是人生新階段的開始,而對于于蝶來說,確實青春和自由的結束,作為東城醫院院長的女兒,婚姻由父母決定了,嫁的不是自己愛的人,卻不料在新婚之夜前夕失去了清白。

免費閱讀

  于蝶突然特別想喝酒,不知道是為了慶祝這即將結束的大學生活,還是為了祭奠即將失去的青春與自由,總之一句話:想買醉!想痛痛快快地大醉一場。二十四歲,按說也已經不是青蔥小女孩,嫁人也算是修成正果,歸于統一。

  然而在她那顆心里,始終藏著一個人的影子,這個影子糾纏了她十年,跟隨了她十年。她原打算把他從虛幻的世界里拉到現實中來,直到媽媽告訴自己,她注定要做龍家的媳婦時,她又猶豫了。

  她得承認自己也愛榮華富貴,也喜歡飛上枝頭做鳳凰,那個她已經記不清他長相的人,她還是把他藏在心里,哪怕一輩子。

  心里莫名的不爽,好像背叛了某種很神圣的東西,這種東西又說不上來是什么。不屬于戀愛的背叛,也不屬于對愛情的不忠,只是有些舍不得那種內心的感覺,一種虛幻不真實的感覺。女人,有時候很迷茫,也很糾結,尤其是將要踏入婚姻的女人。

  羅江市商業學院對面街上有一條小吃街,當然這里也有酒吧。雖然是冬天,來酒吧喝冰水飲料的也很多,據說是為了調節身體體質的平衡。于蝶也成了一個需要調節身體和精神的人,她的胃足以讓她在冬天里盡情地喝上一頓侵入骨髓的冰凍酒水。

  平原的冬天總是來得很干燥,北風也只會撕咬人的臉和手。如果下起雪來,人們的心情或許會好一些,但誰也不能保證雪化時,路上混濁的水污會不會降低人們心情的指數。

  羅江的冬天不算太冷,最低溫度不會超過零下10攝氏度,比起東北的酷冷,不值一提。雖然設計師們挖空心思想讓冬天的人們暖和一點,但是男人永遠喜歡保持風度的單衣薄褲,女人也臭美的喜歡穿著冬裙,露著潔白的大腿在大街上招搖過市。厚厚的棉襖已經不討人喜歡了,冬天在人們的眼里也早已不再寒冷。

  酒吧門口人來人往,在酒吧不遠處站著一個男人,他西裝革履,戴著墨鏡,面朝酒吧站著。廣告牌的閃光燈在他俊朗的臉上來回游走,墨鏡里映出的色彩神秘的變換著。他只是很有耐心地保持著一種站立的姿態,那儼然像一個訓練有素的武警。

  包間里,于蝶開懷暢飲,她想借助酒精和這份涼意來忘記這個虛幻中的人,讓自己徹徹底底的回來,回到現實中來。于蝶,回來吧!

  好友心嵐被她抓來作陪,看著她拼命的買醉,只好好言相勸:“于蝶,別喝了!這樣會傷身體的。”

  于蝶推開心嵐,喊服務員上酒,然后沖著心嵐苦澀地笑了笑:“心嵐,你別攔我好不好?讓我一醉方休吧!過了今晚,我就沒有這么自由了。”

  “于蝶,你不是喜歡逆來順受的人!現在怎么突然間換了人似的。拜托你,現在都什么年代了?還什么‘父母之名,媒妁之言’。我看你的父母也是腦袋被古化了!”心嵐沒想到,都二十一世紀的今天,居然還有這樣指腹為婚的?

  “你不知道,他們家在我們東城是首富,據說用的馬桶都是金子做的。”于蝶似乎醉了,晃晃悠悠地端起酒杯,酒水全都灑在了漂亮的羊毛衫上。

  “首富呀?”心嵐的眼睛都要羨慕地蹦出眼眶了。“這么說你是嫁入豪門了?那你干嘛還這么痛苦?”別人做夢都想嫁入豪門,她那么輕而易舉的就能做到,居然還要抱怨。這世界上的人就是這么怪,想得到的擠破頭也得不到,不想要的白給也會痛苦。不知道是人賤還是命運賤?

  “我問你,你是喜歡自己找個人嫁了,還是喜歡父母給你指定一個?”于蝶搖晃著酒杯,眼望著天花板上懸掛的彩燈,神情恍惚地問道。

  “當然是自己找的了,不過父母指定的也沒什么不好呀!假如他是一個首富的兒子……”心嵐想入非非。

  “好吧,心嵐。為了你的假如干杯!”于蝶舉起酒杯在空中碰了碰,揚起脖子,一口灌下去。

  “于蝶,你不會還在想著你的那個初戀吧?”心嵐明白了于蝶的苦惱。

  “他是一個神話,在我心里十年了,其實我已經記不得他長什么樣子了。”于蝶抓起酒瓶繼續倒酒。

  “喂,你的初戀只是個孩子,用不著這樣認真吧!”她聽于蝶說過那個男孩,十二歲,有一雙哀怨的眼神。那只是一個童年的交集,算不上愛戀。于蝶卻對這個男孩念念不忘,真是荒謬!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体彩7组六码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