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匣子小說導航網!手機版

首頁靈異 → 鬼妻來襲

鬼妻來襲

子魚非魚 著

完本免費

  由網絡作家子魚非魚為大家帶來的《鬼妻來襲》是一本靈異小說,鬼妻來襲言石朱小北是小說中的主角。我叫言石,是石頭縫里蹦出來的孩子。因為我爹言斷軒說我沒有娘。我一直以為我爹就和生物課本里說的蚯蚓一樣,第五節和第六節一拱就有了我。村里人免不了閑言碎語,他們不待見我爹,但也離不開我爹。
  我叫言石,是石頭縫里蹦出來的孩子。
  因為我爹言斷軒說我沒有娘。我一直以為我爹就和生物課本里說的蚯蚓一樣,第五節和第六節一拱就有了我。
  村里人免不了閑言碎語,他們不待見我爹,但也離不開我爹。
  我們這里死了人之后,兒女是不守孝的,得我爹這樣的唱靈人在死人待的堂屋里三天不吃不喝,給死人唱歌。具體唱的什么內容,我聽不懂,不像方言,到好像另一個世界的語言。
  唱靈人傳了這么多輩兒,到我爹這里算是最后一輩兒。我爹不讓我學唱靈。
  我不知道這是為什么。
  后來村里兒其他唱靈的人都死在靈堂里。眼珠外翻,嘴唇發黑,驚恐到面目猙獰的不像樣子。死相都是一樣。
  我爹那段時間唱靈出來之后,這個人虛弱的栽倒在地上,村里的好心人幫我把我爹抬回家。我就得趕緊喂他水和飯。
  我最怕的是我爹死了。他死了,我就一個人生活。那種日子想都不敢想。
  打那以后,村兒里流傳出很多謠言,說是人死后會化作很厲害的鬼怪,專門吃人的精氣,所以每個唱靈人不是死就是傷。
  我爹笑著告訴我別信這些胡扯八道的話。

87.1萬字更新:2019/10/06

在線閱讀

  由網絡作家子魚非魚為大家帶來的《鬼妻來襲》是一本靈異小說,鬼妻來襲言石朱小北是小說中的主角。我叫言石,是石頭縫里蹦出來的孩子。因為我爹言斷軒說我沒有娘。我一直以為我爹就和生物課本里說的蚯蚓一樣,第五節和第六節一拱就有了我。村里人免不了閑言碎語,他們不待見我爹,但也離不開我爹。

免費閱讀

  我叫言石,是石頭縫里蹦出來的孩子。

  因為我爹言斷軒說我沒有娘。我一直以為我爹就和生物課本里說的蚯蚓一樣,第五節和第六節一拱就有了我。

  村里人免不了閑言碎語,他們不待見我爹,但也離不開我爹。

  我們這里死了人之后,兒女是不守孝的,得我爹這樣的唱靈人在死人待的堂屋里三天不吃不喝,給死人唱歌。具體唱的什么內容,我聽不懂,不像方言,到好像另一個世界的語言。

  唱靈人傳了這么多輩兒,到我爹這里算是最后一輩兒。我爹不讓我學唱靈。

  我不知道這是為什么。

  后來村里兒其他唱靈的人都死在靈堂里。眼珠外翻,嘴唇發黑,驚恐到面目猙獰的不像樣子。死相都是一樣。

  我爹那段時間唱靈出來之后,這個人虛弱的栽倒在地上,村里的好心人幫我把我爹抬回家。我就得趕緊喂他水和飯。

  我最怕的是我爹死了。他死了,我就一個人生活。那種日子想都不敢想。

  打那以后,村兒里流傳出很多謠言,說是人死后會化作很厲害的鬼怪,專門吃人的精氣,所以每個唱靈人不是死就是傷。

  我爹笑著告訴我別信這些胡扯八道的話。

  同時他也告訴我,以后不能學做唱靈人。他說這門手藝就該絕了才是。

  那時候我十五歲,初中念到一半兒,每個月都會從鄉鎮上回家來。我趕上我爹唱靈的時候還好,我能給他喂飯喂水,要是不能趕上的話,我爹可怎么辦。

  我爹還是死了,那一次我正好沒趕上。據說他一個人唱了三天三夜出來之后整個人虛的癱在地上。還執意往后山的亂墳崗那個方向走,后來實在走不動,就用爬的。

  打柴的阿伯發現他的時候,他人都腐爛了。身上穿的類似于唱戲穿的唱靈服還是好好的,懷里抱著那把繡花傘,破爛的不成模樣。

  人都死了,只能出喪。出喪的節骨眼兒卻出了大事兒。

  村兒里唯一的唱靈人我爹也死了,沒人給唱靈,我打算給他守三天靈就下葬的。頭一天晚上倒是沒發生什么事兒,就是長明燈忽閃忽閃。并沒有風吹進堂屋里。

  第二天黑夜,我守著靈,想著我爹死了,現在家里就剩我一個人,心里難受,不免掉了些眼淚。后來迷迷糊糊的要睡著了,聽見外邊兒有敲鑼打鼓吹嗩吶的聲音。吹得還是結婚的曲子。

  當時我也在心里犯嘀咕,不是誰家娶親了吧。在大晚上娶親,這也忒奇怪了。

  這么想著,眼皮就不受大腦控制,閉上了。

  但是我的大腦還是保持著清醒意識,手腳麻痹,根本動彈不了,一直保持著頭靠在棺材板兒的姿勢。

  狂風大作,我耳邊呼呼風聲,身體也冷。院子大門一直在響,像有人在敲門,仔細一聽還不是。有點類似于什么東西強行擠進來的感覺。

  后來眼皮終于能睜開。

  一個穿著大紅色刺繡蘇錦綢面衣裳的女人從大門口,一步一步往堂屋里走,腳上的大紅繡花鞋上的花,似乎要泣出血來。

  她臉特別白,沒有一絲血色。黑長頭發垂到腰間。

  當時的情景特別嚇人,尤其是她勾起大紅唇一笑緩緩抬頭的時候,我看到她的眼睛。

  那根本不能叫做是眼睛,根本就是爛成兩個大洞的窟窿孔,往外滲著血水。

  她離我越近,空氣變得越來越陰冷。我爹牌位前的兩盞燈馬上就要熄滅。

  冷汗順著我的脖頸子往下流,我承認我那一刻嚇得尿了褲子。

  這叫鬼壓床,不是真的。我在心里這么安慰自己,強行讓自己相信我在課堂上學習過的知識,這只是神經麻痹加上長時間沒睡產生的幻覺而已。

  那個女人的臉停在我面前二十公分的地方,我終于明白了,發生這一切都是真的。

  “老東西死了,我終于可以弄死你們了。”

  那種聲音我一輩子沒忘,寒冷孤絕陰冷、帶著點兒腐爛的氣味兒。

  她抬起手,手指甲長出一截,掐進我肉里。血窟窿因為她的哈哈大笑,流出來的血濺到我臉上。

  我掙扎,壓根動不了。心想著這下子可算是完了。

  嚇得閉上眼睛。

  面前的那個血窟窿的表情雖然我看不到,但是她另一只手掐著我脖子,我被她掐的馬上就要窒息。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靈異小說排行

人氣榜

体彩7组六码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