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匣子小說導航網!手機版

首頁靈異 → 陰陽戲班

陰陽戲班

愛吃松鼠的辣條 著

連載中免費

  主角名為丁一凡鐵頭小說的名字是《陰陽戲班》,這是最近非常火爆的一本靈異小說,陰陽戲班為網絡作家愛吃松鼠的辣條所編寫。前清的時候我們家還算富裕,祖父是游家班梨園的名角兒,掙了不少銀子。那時我們家在張莊購置了一些田地,還修了一套四合院,灰色的青瓦,精雕的屋檐,房屋內也算得上有模有樣,門口的兩尊大石獅子異常威武。興盛的時候家丁有七八人,下面的佃戶約有三十來人。
  前清的時候我們家還算富裕,祖父是游家班梨園的名角兒,掙了不少銀子。
  那時我們家在張莊購置了一些田地,還修了一套四合院,灰色的青瓦,精雕的屋檐,房屋內也算得上有模有樣,門口的兩尊大石獅子異常威武。
  興盛的時候家丁有七八人,下面的佃戶約有三十來人。
  后來,鴉片來了,祖父張喜順沒能抵住誘惑也落了套,唱戲肯定是唱不了,他向班主辭了工回到張莊過起了吞吐煙云的日子。
  我算是見過祖父,那時候他喜歡躺在堂屋里的太師椅上拿著長煙槍兀自吸著福壽膏,興致高的時候還會唱上幾句,他的唱腔宛轉悠揚,在被香燭熏得漆黑的房梁上回蕩著。
  見我在一旁還會摟著我的腰,讓我站立在太師椅邊沿,娓娓侃談他的輝煌歲月。
  他說話的時候眼神空靈,毫無生氣可言,長時間吸食福壽膏讓他的精神萎靡不振,動情之處,伸手比劃時雙手還顫抖不已。
  我那時也就四五歲,沒什么閑心情聽他講自己在豐縣的游家班里如何呼風喚雨撒豆成兵,倒是對他講的那些鬼怪離奇的故事饒有興趣。

24萬字更新:2019/10/05

在線閱讀

  主角名為丁一凡鐵頭小說的名字是《陰陽戲班》,這是最近非常火爆的一本靈異小說,陰陽戲班為網絡作家愛吃松鼠的辣條所編寫。前清的時候我們家還算富裕,祖父是游家班梨園的名角兒,掙了不少銀子。那時我們家在張莊購置了一些田地,還修了一套四合院,灰色的青瓦,精雕的屋檐,房屋內也算得上有模有樣,門口的兩尊大石獅子異常威武。興盛的時候家丁有七八人,下面的佃戶約有三十來人。

免費閱讀

  前清的時候我們家還算富裕,祖父是游家班梨園的名角兒,掙了不少銀子。

  那時我們家在張莊購置了一些田地,還修了一套四合院,灰色的青瓦,精雕的屋檐,房屋內也算得上有模有樣,門口的兩尊大石獅子異常威武。

  興盛的時候家丁有七八人,下面的佃戶約有三十來人。

  后來,鴉片來了,祖父張喜順沒能抵住誘惑也落了套,唱戲肯定是唱不了,他向班主辭了工回到張莊過起了吞吐煙云的日子。

  我算是見過祖父,那時候他喜歡躺在堂屋里的太師椅上拿著長煙槍兀自吸著福壽膏,興致高的時候還會唱上幾句,他的唱腔宛轉悠揚,在被香燭熏得漆黑的房梁上回蕩著。

  見我在一旁還會摟著我的腰,讓我站立在太師椅邊沿,娓娓侃談他的輝煌歲月。

  他說話的時候眼神空靈,毫無生氣可言,長時間吸食福壽膏讓他的精神萎靡不振,動情之處,伸手比劃時雙手還顫抖不已。

  我那時也就四五歲,沒什么閑心情聽他講自己在豐縣的游家班里如何呼風喚雨撒豆成兵,倒是對他講的那些鬼怪離奇的故事饒有興趣。

  影響極深的便是祖父經歷陰陽戲班的故事,他說,這是他一生經歷過最恐怖的事情,那時我聽得入神,大鬼小鬼出現的時候我還會嚇得驚聲尖叫。

  他告訴我,咱們豐縣人聽的戲都是陽戲,也就是給活人唱的戲,可是有一種戲是豐縣人不知道的,那就是陰戲,給死人唱的戲。

  這些大抵也就只有那些戲班的班主和戲班里的將死之人才會知道,畢竟這是一個行業里一個隱秘規矩。

  在豐縣,每一個戲班都會在盂蘭節的時候準備一臺陰戲,活人搭臺,死人唱戲,臺下坐著的也都是那些死去的票友。

  陰戲往往會在一些隱秘的角落里開場子,元宋的時候陰戲都是死人自己表演,到了最近一百年也摻雜了些活人進去,死人和活人同臺,而這些活人其實就是一些將死之人。

  祖父曾唱過陰戲。

  在豐縣游家班最后的日子里,祖父因為長時間吸福壽膏,肺上出了毛病,全身浮腫,皮膚透亮,見過祖父的醫生都說他應該命不久矣。

  班主把祖父叫到了一間小黑屋,問他:“愿意唱一臺陰戲嗎?”

  祖父想了想,覺得自己時日不多,跟死沒什么兩樣,對活人唱戲和對死人唱戲還會有區別嗎?

  他欣然答應了。

  唱陰戲的那天,祖父的眼睛被黑色的布條蒙著,班主把祖父攙上馬車,車子顛簸著行駛了差不多幾個小時,到達目的地的時候天已經黑了。

  當他自己解開黑色的布條時完全傻眼了。

  空曠的陰地里一個人也沒有,眼前是白紙糊的戲臺,下面是紙糊的桌子和椅子,甚至桌子上的長嘴茶壺都是紙糊的,隱約能看到戲臺旁邊有彩紙糊的樂團,樂團里面的月琴、中阮和弦子等樂器也都惟妙惟肖。

  祖父從兜里掏出了班主臨別時贈與的紙條,上面赫然寫著一句話,別得罪那些已經死去的票友,等你死去后他們就是你最忠實的觀眾。

  他見這陣勢,有些猶豫,可事到如今也只能硬著頭皮上。

  祖父從馬車里拿出了早已準備好的戲服,這些戲服都是先前準備的麻衣戲服,只是外面披了層彩紙,看上去就如同喪服一樣。

  他第一次穿上麻衣戲服的時候就覺得自己已經死了。

  祖父換上戲服,徑直走向了戲臺,踩上去的是竟然感覺身體輕飄飄的,不知道是那些紙糊的戲臺堅硬無比還是自己的身體本來就輕,踩在上面竟然和平日里的感覺一樣。

  當祖父站在舞臺中央的時候,向臺下望去,那些桌子旁邊竟然已經坐滿了人,這些人無不穿著黑白色的壽衣,面色蒼白,微風吹來的時候還能看見他們的衣襟在輕輕搖擺。

  兩三個看似小兒模樣的人提著紙糊的長嘴茶壺穿梭其中,他們給那些觀眾端茶遞水,忙的不亦樂乎。

  這些人如此真實,和游家班里的熱鬧場景一樣,只是眼前的這些人沒有聲音,他們全都靜默著。

  從側臺上了幾個穿著紙衣的戲子,這些戲子化了妝,看不到原本的面目,武生、老生、旦、凈和丑角都悉數登場,看來這是要唱一出武戲。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靈異小說排行

人氣榜

体彩7组六码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