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匣子小說導航網!手機版

首頁都市 → 木滄海趙夢穎

木滄海趙夢穎

西南北 著

連載中免費

  木滄海趙夢穎是《極品贅婿》這本現代都市小說中的主人公,是由網絡作家西南北傾情創作。木滄海回頭,正好對上趙夢龍挑釁的眼神。壽宴時間是趙夢龍通知的,顯然是他故意讓木滄海犯錯。趙夢龍是趙佑齡唯一的孫子,是趙家未來的繼承人。他在公司嬌縱跋扈,和趙夢穎非常不對付,只要逮到機會就會踩上趙夢穎幾腳逮不到機會便把氣撒在木滄海身上。
  “你有辦法?”趙夢穎紅著眼睛問道。
  “嗯。”木滄海一邊點頭一邊心疼的幫趙夢穎擦眼淚,“交給我,明天我讓趙佑齡親自來給你賠禮道歉。”
  趙夢穎雖然跟木滄海已經結婚三年了,但兩人的交集并不多,肢體接觸絕無僅有像擦眼淚這么親昵的動作更是第一次。
  趙夢穎是個敢愛敢恨的姑娘,她既然已經接受了木滄海自然也做好了準備。但是三年的尷尬相處讓她不知道該如何轉變。

12.5萬字更新:2019/10/04

在線閱讀

  木滄海趙夢穎是《極品贅婿》這本現代都市小說中的主人公,是由網絡作家西南北傾情創作。木滄海回頭,正好對上趙夢龍挑釁的眼神。壽宴時間是趙夢龍通知的,顯然是他故意讓木滄海犯錯。趙夢龍是趙佑齡唯一的孫子,是趙家未來的繼承人。他在公司嬌縱跋扈,和趙夢穎非常不對付,只要逮到機會就會踩上趙夢穎幾腳逮不到機會便把氣撒在木滄海身上。

免費閱讀

  “你有辦法?”趙夢穎紅著眼睛問道。

  “嗯。”木滄海一邊點頭一邊心疼的幫趙夢穎擦眼淚,“交給我,明天我讓趙佑齡親自來給你賠禮道歉。”

  趙夢穎雖然跟木滄海已經結婚三年了,但兩人的交集并不多,肢體接觸絕無僅有像擦眼淚這么親昵的動作更是第一次。

  趙夢穎是個敢愛敢恨的姑娘,她既然已經接受了木滄海自然也做好了準備。但是三年的尷尬相處讓她不知道該如何轉變。

  現在這樣的動作讓她不由的浮想聯翩,俏臉紅的發燙,身體也隨之緊繃。趙夢穎閉上眼睛,她已經做好了準備。

  “夢穎,你臉好燙啊!發燒了嗎?”

  “你給我滾!”

  木滄海放下飯菜連滾帶爬的跑了出去。

  “呆子!”趙夢穎銀牙緊咬,又羞又憤。

  門外木滄海喘著粗氣,“好險,差點沒控制住。木滄海你怎么能在老婆難過的時候趁虛而入?”

  一夜無話,天剛亮木滄海就起床忙活了起來。趙夢穎有晨跑的習慣,為了保證她的安全三年來木滄海一直偷偷跟著。

  不過今天趙夢穎沒讓他跟著而是選擇和他一起晨跑,兩人沿著江灘公園跑了一個來回。

  趙夢穎看著江邊的別墅笑著說道:“如果能住在這里就好了,晨跑多方便啊而且風景也好。”

  “你喜歡我買給你。”

  趙夢穎白了木滄海一眼,“就會吹牛,你知道一套多少錢嗎?最便宜的都得兩千萬,首付六百萬每月光貸款都要六萬。”

  趙夢穎指了指遠處一棟別墅,“諾,那棟更夸張,不僅有私人公園還有一片私人江灘,不過價格嘛也要貴兩三倍。你說里面住的都是什么人?是田家的人嗎?”

  木滄海搖搖頭,“應該不是,據我所知這些別墅本來就是田家的產業,拿來賺錢的東西自己住豈不是浪費?更重要的是田家高高在上又怎么會和普通的一線家族住在一起?到了他們那種級別普通的別墅已經不能滿足他們的需求了,莊園才是最好的選擇。”

  “江城還有莊園?”趙夢穎撲閃著大眼睛好奇的問道。

  “當然,有機會帶你去看看。”

  “你又吹牛,還是算了,趙家不過是個二流家族跟田家這樣的龐然大物打交道未必是好事,伴君如伴虎!”

  木滄海寵溺的笑笑,“只要你愿意,我會讓趙家屹立在江州之巔甚至...”

  “甚至是華夏之巔!”木滄海在心里說道。

  趙夢穎下意識的想回懟,一扭頭卻看到了木滄海堅定的眼神,瞬間她不知哪里來的信心,重重的點了點頭,“我相信你!”

  之后氣氛就尷尬了起來,為了打破尷尬趙夢穎來到早餐店打包了一份早餐然后上了天橋。

  清晨的天橋上有陣陣微風,倒也不冷只覺清爽。橋梁上已經并排坐著幾個乞丐開始乞討。

  趙夢穎走過去,在每個人的破碗里都放了十塊錢,唯獨最后一個放了一份早餐。

  最后那人也不道謝用臟兮兮的手抓起來就吃,一陣狼吞虎咽吃了個精光。

  木滄海打量著那人,眉頭皺起,事出反常必有妖,哪有乞丐不愛錢?他掏出一張百元大鈔丟進那人碗里,誰知道那人瞥了一眼捏起鈔票隨意丟在了一旁。

  倒是其他的乞丐個個都紅了眼,要不是木滄海還在恐怕就打起來了。

  “你為什么不要錢?”木滄海問道。

  “大叔就是這樣的,他不是乞丐。”趙夢穎解釋道。她對這位古怪的大叔了解也不多,只知道他沉默寡言很少與人交流。

  “給我根煙。”趙夢穎萬萬沒想到大叔竟然開口了,而且是沖著木滄海。

  “他不會抽煙。”趙夢穎下意識的答道。

  可木滄海動作迅速煙已經遞了出去,氣氛頓時有些尷尬。

  “好啊木滄海!你還背著我偷偷抽煙!說!還有什么事瞞著我?”趙夢穎鼓著腮幫子質問道。

  木滄海落荒而逃,臨走之前不忘惡狠狠的瞪了那個大叔一眼,“你等著,這筆賬早晚跟你算!”

  因為抽煙的事,在去鵝洲的路上趙夢穎一句話都沒跟木滄海說,好不容易緩和的關系又恢復了原樣。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都市小說排行

人氣榜

体彩7组六码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