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匣子小說導航網!手機版

首頁仙俠 → 塵緣

塵緣

煙雨江南 著

完本免費

  塵緣是由作者煙雨江南傾情創作的一本仙俠小說,小說情節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此書主要講述的是這一日,無定河畔久遠的寂靜又被打破,遙遙遠方,云開霧散處,有一位仙人灑然行來。他面若冠玉,鼻入懸膽,氣宇軒昂,鬢發高挽,束以七彩琉璃盤龍珠,一身長袍前繡云后生風,袍袖角各綴一座八角玲瓏塔,足下三朵蓮花,放射寶光若華,破開層層云霧,冉冉而來。
  直至一眼看到蜷縮在地、已然昏迷不醒的洛風,洛惜塵這才相信剛剛的一幕非是幻覺。她心頭一痛,急急跑到洛風身前。
  洛風雙目緊閉,滿面紫紅,通體散發著驚人的高熱,似欲噴出火來。他胸口衣服一片焦黑,幾乎全被紫雷引發的天火給燒去,奇異的是露出的肌膚卻是細嫩雪白,宛如新剝的嫩藕,完全沒有半分被天火燒灼的痕跡。他頸中系著一道細細金鏈,鏈尾墜著一方小小青石。洛惜塵自然認得這是洛風自出生起即抓在手中的青石。

121萬字更新:2019/10/04

在線閱讀

  塵緣是由作者煙雨江南傾情創作的一本仙俠小說,小說情節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此書主要講述的是這一日,無定河畔久遠的寂靜又被打破,遙遙遠方,云開霧散處,有一位仙人灑然行來。他面若冠玉,鼻入懸膽,氣宇軒昂,鬢發高挽,束以七彩琉璃盤龍珠,一身長袍前繡云后生風,袍袖角各綴一座八角玲瓏塔,足下三朵蓮花,放射寶光若華,破開層層云霧,冉冉而來。

免費閱讀

  直至一眼看到蜷縮在地、已然昏迷不醒的洛風,洛惜塵這才相信剛剛的一幕非是幻覺。她心頭一痛,急急跑到洛風身前。

  洛風雙目緊閉,滿面紫紅,通體散發著驚人的高熱,似欲噴出火來。他胸口衣服一片焦黑,幾乎全被紫雷引發的天火給燒去,奇異的是露出的肌膚卻是細嫩雪白,宛如新剝的嫩藕,完全沒有半分被天火燒灼的痕跡。他頸中系著一道細細金鏈,鏈尾墜著一方小小青石。洛惜塵自然認得這是洛風自出生起即抓在手中的青石。

  此刻青石正散發著瑩瑩的光輝,光輝流轉不定,宛如活物。見此光景,洛惜塵暗忖:定是那青石護體,才免去了三哥哥焚燒之苦吧。一時,頓覺此物不凡,遂凝神細看。這一看,才見這方小小青石幾已變得通體透明,內中似有沸騰的熔湖,不斷有無以計數的細小紫金色文字飄浮上來。

  這些文字過于細小,洛惜塵仔細辨認,才勉強看清這些文字的一點輪廓。文字與上古的大篆有些許類似之處,她是一個字都不認得。但眼前情景太過玄奇,看到忘形之時,惜塵不禁伸手想去觸摸這方青石,然而那纖纖指尖剛一觸到青石,她即驚呼一聲,迅速將手收回。

  不知是否受到天火所引,青石炙熱之極,稍一觸碰即將洛惜塵的指尖燙出一個水泡。她乃是鐘鳴鼎食的官宦小姐,如何吃得這種苦?當下眼中就有了盈盈淚光。

  洛惜塵不停地吹著自己的指尖,疼痛稍息,又想起了洛風的安危,急忙望去,不覺又是一呆。

  洛風不知何時已經醒來,但他一動不動地躺在地上,怔怔望著高遠的碧空,熱淚滾滾而出,早已癡了。那方青石也已斂去寶光,安安靜靜地躺在洛風的胸口。

  “三哥哥!你怎么了?”洛惜塵一邊呼喚,一邊推著洛風的手臂。她心下有些驚慌,隱隱覺得定是有什么大事將要發生了。

  過得許久,洛風才轉過頭來,他似是望著洛惜塵,目光實則穿越了眼前的一切,落到了那幽幽玄冥之中。

  “原來……這已是最后的一世輪回了嗎?”洛風自言自語,洛惜塵卻一點也聽不懂他究竟在說些什么。經歷紫雷天火之后,在她眼前的洛風似是變了一個人,再也不見原本略有的張狂,而代之以浩瀚深邃,令人看不透,辨不清。

  她心下害怕,搖動著洛風的手臂,道:“三哥哥!你到底怎么了?要不要請王府的薛太醫來瞧瞧?”

  “薛太醫?”洛風這一刻才回過神來,緩緩站起。聽到她的話,忍不住含笑道:“他能瞧出什么來?俗藥凡方,怎破解得了注定的輪回因果?何況這已是最后一世,只消修得圓滿,自然消解得一切前塵后緣。又何須去破?”

  洛惜塵更是驚慌,她拉住洛風的袍袖不放,道:“三哥哥,你在說些什么,我怎么一點都不懂?”

  洛風輕撫她的秀發,道:“都是勞塵之侶,又怎知解脫之門?因果輪回,若論有就有,說是無也無。本來就是個故事,故事又哪里有道理呢?你現在自是不懂。等有朝一日機緣到了,便會明白。”

  洛惜塵本是冰雪聰明,此刻心中忽然有悟,當下問道:“三哥哥,你是要走了嗎?”

  這一問,把洛風也問得微微一怔。他沉吟片刻,道:“生死一場,即證輪回。萬千變化,無非因果。也罷,我既投生于洛府,也是一場緣分,且留書一封。他日有緣,自會重見。”

  言罷,洛風即回到書房,提筆鋪紙,匆匆留書一封,即向停墨閣外行去。

  洛惜塵不及細看洛風寫了什么,急忙追出書房,向他的背影叫道:“三哥哥,你要去哪里?”

  “巍巍者,昆侖。”

  此時洛府諸丫環才發覺停墨閣中的變故,匆匆涌了進來,望見剛遭風劫的書房,無不咋舌。然而洛風從他們之中穿行而出,卻無一人能夠發覺。

  “怎么好端端的東西全碎了?”

  “三少爺呢?怎么不見三少爺?”

  下人們亂成一團,吵吵嚷嚷,洛惜塵卻渾然不覺,她只是將洛風留下的那一封書信悄悄收入袖中。

  九月的洛陽仍炎若洪爐,然而關外西陲的風中已略有隱約寒意,流竄在這片遼闊蒼茫的戈壁。這是一片迥然異于東都洛陽的土地,沒有溫潤適意的青山綠水,沒有式樣繁雜的亭臺樓閣,更沒有熙熙攘攘,摩肩接踵的人群。在這里,除了漫漫黃沙,就是片片礫石。

  更讓人退避三舍的,是戈壁中時時興風作浪的猛惡風沙。前一刻還是青天朗朗,紅日高懸,下一刻就是天昏地暗,飛沙走石。倘遇上那風沙尤其兇猛之時,只見滿地黃沙,倏忽成卷,越旋越高,宛如萬馬奔騰、狂浪拍岸,凌空撲將而去。倘使一不小心碰上此等風沙,那小命自是難以保全。是以邊陲之人行路這時,莫不是萬分小心,時時辨識天象。

  莽莽風沙中,隱約走出一個少年。他緩步前行,鬢發華服整潔異常,全然不見半點塵土,肆虐西疆的風沙與他沒有分毫影響。只是他的臉上頗顯疲憊之態。

  這少年正是洛風。

  在紫雷天火殛體的一剎,他忽然證悟了那命中注定的百世輪回,千載塵緣。雖然前世之事破碎紛亂,勉強說來,只是片片連不成完整故事的章回而已。然則對洛風來說,能得憶起無定天河畔的次次頌經,回想得那一雙青瞳,已是足夠。

  這一世,輪回已滿。

  他只消煉化這一身肉體凡胎,修成仙軀,白日飛升之后,即可脫離這百世千年以來的因果,重列仙班。這一世的青石雖然尚不知身處何方,但隨著他道行日深,神通初成,必會尋得她的下落。那時以他的宿識神通,定也能助她飛升羽化,重歸仙界。

  洛風深知但凡最后一世輪回,兇劫必大。然則他并不有疑飛升之局,因這早已是注定的機緣。塵世劫難再兇,也兇不到足夠扭轉乾坤、倒錯因果的地步。他惟一牽掛的,就是青石。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仙俠小說排行

人氣榜

体彩7组六码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