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匣子小說導航網!手機版

首頁歷史 → 大康英杰傳

大康英杰傳

南華 著

連載中免費

  陸錚影兒是《大康英杰傳》這本歷史小說中的主人公,網絡作家南華是該小說的作者。陸錚坐在紫檀交椅上,神情呆滯,直愣愣的俯瞰著山下的美景。山下輕風薄霧,古老石墻,幽深小巷縱橫似棋盤,暮靄下,四處裊裊青煙盤旋升騰,瘦西湖畔垂柳泛綠,湖面之上畫坊輕舟,百舸穿梭,好一幅江南盛景。
  老太太是最好面子的,影兒把陸錚和齊彪酒后說的數落張家的話當眾說出來,老太太面子上能掛得住?
  老祖宗一動肝火,全家上下哪里有安寧,等影兒回過神來一切都遲了,她平常其實很聰明伶俐,但是畢竟是丫頭,最看重的還是名節,昨日陸錚含沙射影說她半夜三更去西園是別有目,她心中就一直有芥蒂呢!
  今天花二/奶奶又說陸錚主仆昨天溜出去喝酒下館子的事情,她心中一下慌了,二/奶奶的本事全府內外誰不知道?影兒只當是兩個小丫頭背著她到花寒筠那邊嚼了舌頭,雖然她和陸錚之間啥都沒有,但是黑燈瞎火的,又是在偏僻之地,兩人說了那么多話,陸錚還說了那么多渾話,這只要稍微嚼舌根子,哪里能說得清楚明白?

234萬字更新:2019/10/03

在線閱讀

  陸錚影兒是《大康英杰傳》這本歷史小說中的主人公,網絡作家南華是該小說的作者。陸錚坐在紫檀交椅上,神情呆滯,直愣愣的俯瞰著山下的美景。山下輕風薄霧,古老石墻,幽深小巷縱橫似棋盤,暮靄下,四處裊裊青煙盤旋升騰,瘦西湖畔垂柳泛綠,湖面之上畫坊輕舟,百舸穿梭,好一幅江南盛景。

免費閱讀

  老太太是最好面子的,影兒把陸錚和齊彪酒后說的數落張家的話當眾說出來,老太太面子上能掛得住?

  老祖宗一動肝火,全家上下哪里有安寧,等影兒回過神來一切都遲了,她平常其實很聰明伶俐,但是畢竟是丫頭,最看重的還是名節,昨日陸錚含沙射影說她半夜三更去西園是別有目,她心中就一直有芥蒂呢!

  今天花二/奶奶又說陸錚主仆昨天溜出去喝酒下館子的事情,她心中一下慌了,二/奶奶的本事全府內外誰不知道?影兒只當是兩個小丫頭背著她到花寒筠那邊嚼了舌頭,雖然她和陸錚之間啥都沒有,但是黑燈瞎火的,又是在偏僻之地,兩人說了那么多話,陸錚還說了那么多渾話,這只要稍微嚼舌根子,哪里能說得清楚明白?

  就在她驚恐的時候,張寶儀冷不丁的一聲喊,更讓她慌了神。她當時根本就沒有仔細想,心中只是記恨陸錚,想著要在老太太,太太們面前告這小子一狀,便把昨天的事兒說了,她目的還是想給自己避嫌呢!說一千,道一萬,她是被陸錚的渾話給擾亂了心神,要不哪里會犯這樣的渾,后悔莫及了!

  “哎呦,影兒丫頭,老太太身邊哪里離得了你哦!這陸哥兒的脾氣啊,只怕一個丫頭去也頂不上什么用,萬一言語有沖撞被罵回來,那更是沒臉沒皮的了!

  老祖宗,還是我親自跑一趟,想來這哥兒雖然沒規矩,渾得厲害,但我這個二嫂子的面兒應該還是能頂一點用的,翠紅,你在前面領路,我們一起去瞧瞧陸哥兒去!”花寒筠道。

  從張母院子里出來,花寒筠一張臉陰沉得快要滴出水來,翠紅跟在旁邊,大氣都不敢出。

  梁實家的在外面挨著板子,正喊得撕心裂肺,花寒筠湊過去,抬手就給打板子的兩個丫頭一人一個耳光:“你們這是要讓老祖宗聽聲么?還嫌老祖宗心頭的火不夠旺是不是?”

  兩個丫頭見二/奶奶這副模樣,嚇得哪里敢說話?手下的板子也不敢多打了,胡亂應付了幾下,將數湊齊了,立刻便有兩個婆子過來將梁實家的攙扶著去敷藥。

  “這個天殺的錚哥兒,不都說他就是個呆頭鵝,癡頭蟲么?又呆又癡的,那又是咋惹上影兒的?莫不是影兒今天也染上失心瘋了,非得要把天給捅破嘍?”花寒筠抱怨道。

  她人生得極美,性格卻是火辣急躁得很,真就是個性如烈火。

  “翠紅,你是怎么了?步子都邁不動了么?讓你在前面帶路呢!”花寒筠說話間,扭頭就要沖著丫頭翠紅發火。

  她這一扭頭,整個人一下愣住了,就在老太太院子的門口,一個少年規規矩矩的站著,眼觀鼻,鼻觀心,目不斜視。

  看這少年的模樣周正,只是身形瘦小,皮膚有些黑,穿著直綴長衫,卻又有一股讀書人的氣質,花寒筠剛才從門中走出來,竟然沒有看到旁邊站著一個大活人。

  還好翠紅發現了,她站住了腳步卻拿不準這少年究竟是不是陸錚。

  陸錚進入張府之后,除了老太太和大太太象征性的見了他一次之外,其他的太太、奶奶根本就把這事兒當成一回事。姑奶奶從陸家把庶子打發回娘家,其用意為何,那還用說么?

  花寒筠管著家,聽底下人說這小子又癡又呆,還是個病秧子,心中就更沒把這事兒放心上。姑奶奶看不順眼的,那就安置一個地方,然后讓其自生自滅唄!

  張家作為揚州首富之家,陸錚在這里寄居,月錢、丫鬟那也是有的,這畢竟關乎的是一個家族的體面嘛!可是這些東西都只存在于賬面上,哪里會落到實處?

  陸錚一個月月錢按照府中少爺的例給的是二十兩白銀,四個丫頭,兩個婆子,一等丫頭一月一兩銀子,二等丫頭一月五厘銀子,還有年節的各種吃食費用,四季裁布制衣的用度,這賬面上哪里少得了?

  陸錚自然沒有得到這些,東西又從家里賬上支取了,這些銀錢好處讓誰得去了呢?

  花寒筠做夢都沒想到這個事兒會鬧成這個樣子,她心中還覺得有冤屈呢,老太太估計也是恨透了這個陸哥兒,可是張家體面畢竟是第一位的。

  堂堂揚州府首富張家,被陸家小哥兒說成成天吃糙米糟糠,住漏雨土房,老太太臉上哪里掛得住哦。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歷史小說排行

人氣榜

体彩7组六码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