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匣子小說導航網!手機版

首頁科幻 → 末世災情:死神狂潮

末世災情:死神狂潮

歡喜佛 著

連載中免費

  《末世災情:死神狂潮》是歡喜佛寫的一本好看的末日科幻小說,末世兩年后,喪尸進化出多種類型,人類也很快在末世中立足,建立各大安全區,和喪尸這一全新的物種形成對峙之勢。
  在眾人抱團奮斗的時代,唐慕卻選擇了游離于各大勢力之外,扛著自己的師兄,不知道還能清閑多久。
  那人身形修長,站在陰影與陽光的交界處,略長的黑發散下來蓋住白皙的脖頸,眸子黑暗如潮,一身黑衣,無形中有種壓得人抬不起頭的強硬氣勢。唐慕看到他沖自己笑了一下,很是禮貌的一個招呼,然后轉身離去,手里拎著一把漆黑的刺刀。
  唐慕:“……”
  那男人的去向正是西面,唐慕心里臥槽了一聲,難怪這群人那么痛快就讓自己融進了這個村子里,原來西面住著一個煞神!
  唐慕抱著王小黑暗搓搓往村子的西面走,沒敢走太遠,隨便看到個帶院子的干凈屋子就進去了。說干凈只是整體來說沒有破敗的很嚴重,但里面灰塵遍布,滿是蛛網,角落里還有個死了不知道多久的老鼠尸體,都成肉干了。
  唐慕從村頭把車開到附近,將王小黑放下地讓它自己撒歡,他一上午都在揮汗如雨地清理屋子里的灰塵。
  忙活到將近一點鐘才算完,期間安安靜靜,沒有任何人來打擾他。唐慕覺得要是一直這么下去,各人間沒有來往也沒有冒犯,也是挺不錯的。
  “師兄,師兄!你跑哪了?”唐慕擦了一把額頭的汗水走出去,日光炎熱,外頭的植物葳蕤一片,連地上的影子似乎都被曬焦了。
  王小黑從車底的陰影下爬出來,喵喵叫著往唐慕身上撲,唐慕躲了一下,走在前頭道:“你看看滾了那一身灰,老大不小了就知道玩。”
  唐慕也是一身灰塵,跟汗水和在一起,那滋味相當銷魂。
  村頭有條一尺深的小溪,水流不急,卻清澈得很。王小黑一聞就知道水是干凈的,雖達不到以前的飲用標準,但喝下去也沒啥大事,頂多口感不好。村里的兩方人馬似乎也都以這條小溪生存。

40萬字更新:2019/08/23

在線閱讀

《末世災情:死神狂潮》是歡喜佛寫的一本好看的末日科幻小說,末世兩年后,喪尸進化出多種類型,人類也很快在末世中立足,建立各大安全區,和喪尸這一全新的物種形成對峙之勢。

免費閱讀

唐慕盤腿坐在被樹蔭籠罩著的墻頭上,手里嘩啦啦翻著一本早上從廢棄商店掏出來的科幻小說,正看得起勁,結果翻到下一頁,關鍵地方讓一大片血污泡得全花了。頓時唐慕喉嚨一口血哽上來,咽都咽不下去。他掃興地把書往旁邊一撂,正好砸在一只喪尸的頭上。

四五只喪尸在墻根下不斷抓撓,沖墻頭上的唐慕發出饑餓的嚎叫。

唐慕讓枝椏縫隙間漏下來的陽光晃得瞇了一下眼睛,他低下頭,看著腳踝處蹲著的那只漆黑的貓,全身只有右爪和尾巴尖兒是白色的,貓不肥,但體型大,能讓唐慕抱個滿懷,皮毛厚實油光锃亮,一看就知道是活了有些年頭的老貓了。

黑貓的的爪子下正摁著一只肥碩的大老鼠,它不斷低頭把玩得半死不活的老鼠拱遠一點,等老鼠要逃走時又用爪子撥回來,不斷戲耍。

唐慕伸手在黑貓的頭上拍了一把,“師兄,跟你說幾遍了別玩老鼠,萬一感染了尸毒咱倆都得沒命。”

黑貓有個正兒八經的名字,叫王小黑,從奶貓那么大就跟唐慕建立起了深厚的革.命情誼,王小黑真是唐慕的師兄,不是瞎吹的。

被唐慕打過一巴掌后,王小黑松開了爪子,大老鼠咻地離弦之箭般竄了出去,正巧落進一只喪尸空洞的眼眶里,淹沒在腦漿深處。

夏季的午后最容易困乏,唐慕在王小黑背脊的毛上摸了一把,伸直了一雙大長腿躺下來,打算在墻頭上愜意地睡個午覺。王小黑的肉墊踩著他腿,踱到唐慕的胸口尾巴繞在前爪處,蜷成一個黑色的毛團,也睡下了。

有風吹過,樹葉沙沙作響,喪尸們不依不饒,遠處蟬鳴不斷。

第二天早上清晨的時候唐慕開車趟過一條清澈的小溪,緩緩在一處依山傍水的廢棄荒村前停下。此處草木旺盛,但端得是山清水秀,舉目望去郁郁蔥蔥的一片,藤蔓沿著殘垣斷壁糾纏生存,古樹生機勃勃,甚是秀麗。

早在最初末世的時候唐慕就來過一次,這里無人無喪尸,山野中還有些小動物可供獵食,在末世前就是個人去樓空的荒村,倒是偶爾有驢友過來踩個點,野營一番。

唐慕抱著王小黑下車,隨手把車門帶上,繞過村前一顆百余年的古樹,順著羊腸小道往村里走。

王小黑還沒睡醒,精神懨懨地趴在唐慕的臂彎里。

唐慕正自言自語,忽然一串女孩子的清脆笑聲從側面傳出來,長滿青苔的拐角走出兩個端著一盆濕衣服正交談甚歡的女孩,雙方打了個照面。唐慕懵了,兩個女孩也懵了,臉色煞白,兩秒后女孩們丟了手里的盆,尖叫著逃走了。

“我擦!這里居然有人!”等兩個女孩跑沒影了,唐慕才反應過來。他抱著王小黑轉身就跑,但巷子傳音嚴重,旁邊一串急匆匆的腳步聲不知是有人追趕還是唐慕自己的回聲。

這已經不是末世之初,喪尸團結一致,想把人類吞噬殆盡,可笑的是人類在這種情況下仍然四分五裂,相互殘殺。唐慕孑然一身慣了,從不主動招惹其他團體,既然這里已經有人占據,未免產生誤會大動干戈,他還是先離開比較好。

巷子里的腳步聲越來越嘈雜,唐慕幾乎可以確認是有人在追趕他,躲在暗處,欲意偷襲。

明白情形后,唐慕猛地剎住腳,揚聲道:“出來吧,不用躲躲藏藏的。”

一陣窸窸窣窣后,從各處拐角圍過來三個男人,手持棍棒,戰戰兢兢地看著唐慕。他們身后還有兩個探頭探腦的婦女,和之前那兩個女孩,角落里還有七八歲的少女。唐慕心里唏噓一聲,看起來他們是兩組完整的家庭。

“我沒有惡意,我只是過來避難的,不知道這里有人。”唐慕說。

這幾個人都是神色緊張,一副御敵之姿。

“誰知道你是不是喪尸!”有人喊。

唐慕迎風一撩風衣,刷地從后腰抽出一把半米長的闊刃獵刀,“聽著,我無意招惹你們,你們也別來招惹我,最好就這么散了。我不過是想找個地方安身立命,你們從東面來,我就去西面住,咱們井水不犯河水。否則,我也不介意為自己殺出一個安全區來。”

幾個人面面相覷,唐慕往前一步,他們立刻后退一步,似乎很怕唐慕。

兩個家庭嘰嘰咕咕了兩句,便沒再跟唐慕說一句話,默默帶著妻小散開了。

一陣過堂風吹過,掀起唐慕搭在眉間的細碎劉海,露出兩條折刀般的斜飛長眉。他松了口氣,往前走了一步,忽然發現遠處角落里還站著一個男人。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科幻小說排行

人氣榜

体彩7组六码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