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匣子小說導航網!手機版

首頁校園 → 原來不是灰姑娘

原來不是灰姑娘

蕭硯 著

完本免費

  《原來不是灰姑娘》是蕭硯寫的一個關于校園霸凌的故事,高中女生江雪檐因為家庭變故,雖然學習成績優秀,卻不斷遭受同學們的白眼和欺負,冰山學霸同桌照顧她、陪伴她,卻不能一直保護她。警察小哥哥保護她,關心她,卻不能時時陪伴她。
  青春的路口,最終都要經歷一場離別。 可是沒關系的,灰姑娘最終都會變成舉世矚目的好姑娘。
  施謹琛做題向來速度快、準確率高。離考試結束還有20分鐘的時候,他就做完卷子了。
  他將卷子認真檢查一遍之后,離交卷只有10分鐘了,但他硬是拖到考場快沒人的時候才交卷。
  走出考場,正好看見江雪檐從考場走出來,見四下沒人,她咧嘴一笑:“好難啊,我覺得自己考糊了。”
  “要是你覺得難,別人也會覺得難。”施謹琛跟江雪檐并排走回了三樓自己的班級。
  江雪檐覺得有些奇怪,現在正是吃飯的時候,按照往常的規律,施謹琛會去食堂吃飯,吃完飯回校領導給他安排的宿舍里休息,那間宿舍就在行政樓的四樓,那層樓靜悄悄的,沒人會打擾到他,等到快上課的時候他才進班。
  看他從抽屜里拿出一個飯盒,江雪檐有些驚訝:“你不是在食堂吃飯嗎?怎么也開始帶飯了?”
  “哦,阿姨覺得學校伙食不好,特意給我做的。”施謹琛的臉有些發燙,為了不引起江雪檐的懷疑,他甚至明知故問:“要是能熱一熱就好了。”
  “我一般都在警衛室吃飯,保安大叔有個微波爐,要不你跟我一起去?”江雪檐彎腰把自己的飯盒拿出來。

40.9萬字更新:2019/08/22

在線閱讀

《原來不是灰姑娘》是蕭硯寫的一個關于校園霸凌的故事,高中女生江雪檐因為家庭變故,雖然學習成績優秀,卻不斷遭受同學們的白眼和欺負,冰山學霸同桌照顧她、陪伴她,卻不能一直保護她。警察小哥哥保護她,關心她,卻不能時時陪伴她。

免費閱讀

C城二中,正在進行高二期中考試。

這場考物理,已經開考35分鐘,按照考試規則,考生已經不能進入考場了,盡管已經被監考老師嚴肅拒絕了,江雪檐還是站在靜悄悄的走廊里不肯離開。

雖然這個世界給她奇跡的概率等于國足進球的幾率,可是,有時候人的運氣就是這么好。

跟她一起遲到的還有她同桌,施謹琛。

與她不同,施謹琛不僅是二中理科第一名,還是高二上學期全市會考的第一名。

每個學校對成績過于優秀的學生總有一些小小的寬泛,仗著這種“特殊照顧”他完全不緊張。

果然,沒過多久,年級主任就出現在了二人面前。

那是個三十多歲的女人,皮膚保養得光滑細膩,脾氣卻養得刁鉆刻薄,她暗示施謹琛趕緊進考場答題之后,狠狠地睕了江雪檐一眼:“你這次要是考不好,就別在理尖班呆了。”

等到年級主任踏著她的高跟鞋“嗒嗒”走遠之后,兩人才各自往考場走去。

江雪檐看了一眼時間,已經過去38分鐘了,要是不抓緊時間,恐怕會做不完卷子。

與她相反,施謹琛不緊不慢地晃到了門口,踏進考場之前,他回頭看了看,沖著江雪檐的背影做了一個“加油”的手勢,然后才一本正經地走進考場。

這次考試十分重要,因為學校會根據考試成績重新分班,這樣便于將最好的師資分配到重點班級。

文科和理科的座次都被打亂了,文科特尖班的顏蜜就坐在施謹琛旁邊,她考政治。

看見施謹琛在她身旁坐下,她突然有些緊張,手上一松,中性筆就掉在了地上。

那正好是施謹琛腳下,原以為他會幫她撿起來,誰知他從口袋里拿出筆、套尺、橡皮就開始答題,就像根本沒看見這件事。

顏蜜見他這樣,氣就不打一處來,她恨恨地踹了一腳桌腿,施謹琛沒有防備,手中的筆將答題卡劃出很長一道筆跡。

看見自己的報復奏效了,她臉上立刻綻出一絲笑容。

施謹琛有些疑惑地轉頭看了看顏蜜,在看清她臉上一抹促狹的笑容之后,他猛然舉起右手,幾乎就要碰到她的臉,顏蜜以為他要打人,嚇得一邊,與此同時,施謹琛一腳踩下去,只聽“咔嚓”一聲,顏蜜掉在地上的那支筆就被踩裂了。

顏蜜那張容貌姣好的臉霎時就變了顏色,她氣得想罵人,卻迫于正在考試,不得不忍住,把一瓣粉嫩的嘴唇都咬得發白。

監考老師很快就過來給施謹琛換了新的答題卡,他低頭答題之前頗有警告意味地看了一眼顏蜜,對方怯懦地看了他一眼,盡管心有不甘,卻乖乖繼續做卷子了。

施謹琛在二中幾乎是人盡皆知,不僅如此,好多初中女生在臨近中考的時候,第一志愿往往都是二中,為的就是能夠成為施謹琛的校友。

他不僅學習好,顏值也能甩人幾條街,不僅多才多藝,體育成績更是高出別人一個珠穆朗瑪峰。

要說他給人的感覺,首先就是自卑感,好多人在他面前都感覺自己弱爆了,還有人說,要是拼爹的話,老子還有機會贏他,比智商,我得回家問一下我媽,她同不同意我回爐重造。

人之所以優秀,是因為耐得住寂寞,而施謹琛大概跟寂寞是好基友,所以性格變得格外古怪。

他臉上的笑容比貴州的晴天還少。

性格比世界地形圖還復雜。

至于他的話,幾乎沒有,偶爾說那么一兩句,還都是一張口就讓人絕倒的那種。

曾經有女生每節課下課都在施謹琛他們班門口等著,就為了跟他說一句話,結果人家等了快一周,他硬是一言不發,女孩也是個倔脾氣,并沒有放棄。。

直到有一天,那個女生在路上攔住他,死活不肯讓開,幾個回合之后,施謹琛終于妥協了,他對那個女生說了四個字,她就讓開了。

那四個字是:“校長來了。”

這件事最后連校長都知道了,老人家哈哈大笑:“我要是在場,得好好勸勸這個女生,天涯何處無芳草。”

施謹琛的冷淡并沒有阻擋住全校女生的熱情,她們扎堆聊天,聊的是施謹琛喜歡什么,說到夢想的時候,會有人大聲說,想成為施謹琛的太太,更有甚者,有些女孩子每天給自己“老公”買飲料買零食買禮物,托人悄悄塞進他抽屜里。

但,江雪檐無疑是女生中的另類。

她在二中聲名狼藉、一無是處。學習成績排在理科前50,并不算特別突出,長相也僅僅只算是清秀,家世低人一截,據說父親為了躲避債務,失蹤了,母親在酒店做保潔,作為一個學生,她沒什么才藝,還經常出入酒吧,這在大多數學生家里不是有錢就是有權的二中,簡直就是最最讓人鄙視的那種人。

關于她的惡意揣測從未停止過,好多惡毒的沒有根據的話,曾像利箭一般,讓她倍感受傷。

尤其是跟施謹琛做同桌之后,她的校園生活簡直就變成了一場噩夢。

其實在那之前,她從沒打算要跟施謹琛做同桌。

那是高二上學期開學的時候,大家按照期末考試的成績排座位,從第一名開始選擇座位,江雪檐的成績排在全班第27名,照理來說,可以挑個不錯的位置,然而在排座位之前,老師派她去教材科把她們班的教材全部數出來,這活兒本來應該是班長的,但是班長推薦她去,老師發話了,她只得去。

等她跟領書的同學一起回來的時候,只有她沒座位了,班里還剩兩個座位,一個是施謹琛旁邊的,一個是溫酒旁邊的,施謹琛那張桌子是校長特許他一個人坐的,盡管他把桌子放在靠窗的最后一排,江雪檐仍然厚著臉皮坐到了他身邊。

溫酒那個姑娘飛揚跋扈,是出了名的不好相與,不僅如此,《三國演義》里面有“溫酒斬華雄”這一章,江雪檐想,如果她坐在溫酒身邊,那溫酒就會斬雪檐了。

她并不指望那些出身良好、驕縱跋扈的女孩子能友好相待,她只希望作為一顆與她們軌道平行的星球,跟她們擦肩而過,彼此安好。

話說當江雪檐厚顏無恥地一屁股坐在施謹琛身旁時,班里的空氣突然靜了幾秒,好多人都屏息凝視著他們,溫酒更是從嗓子眼里發出“哼”的一聲。

大家都期待上演的“好戲”并沒有發生,施謹琛正捧著一本琴譜在研究,壓根沒注意到他有了新同桌。

等到開始發書的時候,他才發覺身旁坐了一個人,倒也沒有多大反應,甚至連一個好奇的眼神都沒有。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校園小說排行

人氣榜

体彩7组六码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