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匣子小說導航網!手機版

首頁校園 → 愛上巧克力男生

愛上巧克力男生

殤,鷗 著

完本免費

  《愛上巧克力男生》是殤鷗寫的一本好看的青春小說,女主姬小寞整天沉迷在自己的幻想中,遐想這季承儒和秦墨寒在一起,真的是太無語了,好奇的來本站免費閱讀《愛上巧克力男生》吧。
  清哇,多么唯美的場面啊!姬小寞不由的為她自己完美的想象力鼓掌,真是太棒了,如果季承儒真的能和秦墨寒在一起,那是多么唯美的結局呀!
  “小寞,小寞,你在干嗎?”好朋友鐘紫艾推了推沉浸在幻想中的姬小寞,下課已經好一會了,小寞還坐在座位上一動不動,她平時一定會第一個站起來朝她大喊:“紫艾,快點,我們走!”
  “啊?怎么了?”姬小寞從幻想中回到現實,抬頭迷惑的看著鐘紫艾。
  “這是什么?”鐘紫艾看著姬小寞寫在本子上的一句話,冷汗直往下掉。
  姬小寞低下頭,看了看她寫在本子上的話,撓了撓后腦勺,不好意思的笑了:“這個,沒什么的吧?”
  “小寞,我都搞不懂你整天都在想什么。你真的是小說看太多了!”鐘紫艾看著姬小寞把一本本的小說塞進書包,無奈的搖搖頭。
  “好啦,我們走吧。你知道我這個人就是喜歡幻想嘛!”姬小寞沖鐘紫艾吐了吐舌頭,拉了她就走。
  大家一定很想知道姬小寞寫了什么話讓鐘紫艾直流冷汗吧?
  姬小寞寫道:從此,王子和王子過著快樂而幸福的生活!(筆者瀑布汗,觀眾瀑布汗)。

23.2萬字更新:2019/08/21

在線閱讀

《愛上巧克力男生》是殤鷗寫的一本好看的青春小說,女主姬小寞整天沉迷在自己的幻想中,遐想這季承儒和秦墨寒在一起,真的是太無語了,好奇的來本站免費閱讀《愛上巧克力男生》吧。

免費閱讀

清晨。早霞華麗而濃烈的在天邊蔓延。太陽不情愿般的一點一點的露出臉龐。

路上的行人漸漸的多了起來。

我們的主人公姬小寞卻還在床上睡得很沉,鬧鐘在她耳邊那樣大聲的抗議,她竟然還可以睡的那樣沉穩。

“哦!”推開門走進來的小寞媽媽無奈的拍著額頭嘆息著揭開小寞的被子,“小寞,起床啦!難道鬧鐘都沒有用嗎?”小寞媽媽按掉吵鬧的鬧鐘。

“媽,你就讓我再睡一會吧!”姬小寞閉著眼睛在床上摸索著被子,她還很困好不好,還這么早就叫人起床,老媽也真是的!

“已經七點四十嘍!你快遲到了!”

“七點四十還早啦!”姬小寞忽然猛的睜開眼睛,從床上跳了起來“什么,已經七點四十啦?老媽,你怎么不早點叫我?”

“鬧鐘都那樣叫你了,是你自己沒聽見。我都不知道該怎樣說你了。”老媽再次拍著額頭走出了小寞的房間。

姬小寞胡亂的套好衣服,以最快的速度梳洗完畢,提了書包就往外跑。

“小寞,帶上早餐。”坐在桌前,慢慢吃著早餐的老媽說。

“哦,我有好麗友派就可以啦!”姬小寞順手把桌上的好麗友派塞進書包,旋風一樣的跑出家門。

“可是,小寞……”

“媽,一塊好麗友派已經足夠啦!”姬小寞說著話,已經跑很遠了。

小寞媽媽再次嘆息,她剛才只不過是想提醒小寞,她拿的不是什么好麗友派,而是她昨天買回來的香皂,她本打算吃完早餐就拿到浴室去的。

在人群中多了一個奔跑的女孩,她的速度還真是快!姬小寞想,如果她天天因為趕公交而這樣跑的話,長跑的世界冠軍都是她的了。

幸好,最后一班公交終于被她趕上了。雖然很擠,但她還是喘息著慶幸。今天第一節課是“鐵公雞”的,誰的課遲到都行,就是不能在他的課上遲到,不然他準會說:“要死!你龜速嗎?對于我們學生來說,時間就是生命,你浪費大家的時間就是在浪費大家的生命!出去站著!”

“鐵公雞”本來就姓鐵,但他并不叫公雞,之所以叫他“鐵公雞”,是因為他老是喜歡說:“你們這群不聽話的孩子,總會讓我怒發沖冠。”他的“鐵公雞”綽號就是這么來的。

“鐵公雞”罵人很有一套的,這是英華高中眾所周知的事。

“你肚子里跟狗舔的似的,還有什么可炫耀的?”

“你腦子里進水了還是進油了?是進豬油讓豬油把腦子給堵住了吧?”

“你看看你的作文,跟那老太太的裹腳布一樣又臭又長!”

“讓你背一篇古文你就像要去上斷頭臺一樣!”

“干什么干什么?眉來眼去的干什么?下課把你們的位置給我換了!小小年紀知道什么是愛情,整天黏在一起我都看膩了!”

姬小寞想到這些的時候不由的嘴角上揚,他們的老師是既可愛又可恨呀!

“吧唧,吧唧”。嗯?這是什么聲音?姬小寞疑惑的轉過頭,她身后的一個男生拆開包裝袋,將一顆巧克力扔進嘴中,悠閑的咀嚼著。

這個男生,看上去長的還可以,吃起東西來卻這么的不優雅,而且聽說,喜歡吃巧克力的男生都是比較娘的,他不會也是偽娘吧?姬小寞有點反感的想。

男生似乎覺察到有人在看著他,便抬起頭來,觸到姬小寞的眼神,他一愣,隨即笑著遞給姬小寞一塊巧克力:“要不要來一塊?”聲音聽上去很有磁性,好像并不娘。

姬小寞悄悄的說了一句“惡心”,便回過頭去。

男生無辜的眨巴了一下他的大眼睛,劉海在眼睛上落下一片陰影,黑色的頭發看上去很柔軟,發出淡淡的檸檬的味道。

“哎,看你的校服,你應該和我是同一個學校的吧?”男生似乎一點都不在乎姬小寞的那句“惡心”,還湊身上去問。

“要你管,巧克力男!”姬小寞對著他翻了一下白眼,車正好停下來。姬小寞趕緊下了車。她可對這種看上去桃花泛濫,動不動就跟人搭訕的男生不感興趣!

男生一愣:“巧克力男?”隨即笑起來,巧克力男,第一次聽到這樣的稱贊,“喂,你等等我,你還沒有告訴我名字呢!”男生快步追上姬小寞,打算跟她一起進校門。

“寒,你怎么才來呀?人家在這里等了你半天了!”一個女生不知道從哪里沖出來拉住男生的胳膊,嬌滴滴的對男生撒嬌。

“哎,你別這樣。我還有事……”男生使勁的甩開女生的手,有點不耐煩的皺起了眉頭。

“哎呀,人家都在這里等了你半小時了耶!”女生又開始了,她的聲音難道一直是這樣嗎?太嬌嫩了,就像吃了一百罐蜂蜜,膩的人想吐,真叫人受不了!姬小寞的雞皮疙瘩掉了一地,她做了一個嘔吐的動作,快步走進校園。

男生被半路殺出來的女生纏住了,根本無法脫身,他只好眼睜睜的看著姬小寞走進教室,哈,原來她是隔壁班的。幸好他聰明,坐了最后的一班車。

遲到罰站是必修的,姬小寞正好在上課鈴響起來的時候在座位上坐好,不過,不要以為這樣就沒事了哦!很多事情往往是預料不到的。

“姬小寞,把你的作文拿上來。”鐵公雞剛站上講臺就將目光投向姬小寞,他可是看的清清楚楚,姬小寞是最后一個進教室的人!想瞞天過海,這個還是比較難的!

“是,老師。”姬小寞心想她幸好早就完成了!可是,作文本呢?明明裝在書包里的,怎么會不見了呢?不會是她昨晚整理書包的時候忘記裝進去吧?啊,這下完了,在劫難逃了!

“你的作文本呢?”鐵公雞走下講臺,一步一步的靠近姬小寞。

姬小寞的冷汗直流,手心也已經冒出細細的汗珠,她不敢抬頭看鐵公雞,支支吾吾的說:“那個,那個對不起,我把作文本忘記帶了。”

“忘記帶了?你的腦袋里裝的是神馬?士兵去打仗,他會忘記帶兵器嗎?”鐵公雞嚴厲的問,他每次罵人都怎么這么有創意啊!

“對不起,老師……”

“咦?這是什么?”姬小寞話還沒有說完。鐵公雞的目光就被姬小寞桌上一個貌似奇怪的東西給吸引了。他拿起它,一個長方形的盒子。姬小寞用目光偷偷的看著鐵公雞,難道不許帶早餐來學校嘛?他不會是連早餐都要沒收吧?

“香皂?”鐵公雞看清楚那個長方形的時候一愣,姬小寞也一愣,那是她的好麗友派,她的早餐,怎么會變成香皂呢?鐵公雞忽然發火了:“姬小寞,你上學不帶作文本卻帶了塊香皂來,你這是什么態度?出去,罰站!”

“哈哈”姬小寞在哄堂大笑中低著頭走出教室。今天還真是倒霉啊!她從來都沒有這么倒霉過,雖然很多時候會因為遲到被罰站,但不會出丑啊!該不會是遇見了掃把星了吧?

“喂,你遲到被鐵公雞罰站了?”這個聲音出現的時候,姬小寞被嚇了一大跳,她抬起頭,看到那張似乎在哪里見過的臉,嘟囔了一句:“掃把星。”

男生又一愣,這個女生在短短的一個早上,給了他兩個綽號,他應該為此感到榮幸還是郁悶?“喂,巧克力男,掃把星,你到底想叫我什么啊?”

“啊?你聽見了?我明明只是在心里想的。”姬小寞下意識的用巴掌捂上自己的嘴。

“你那么大聲我當然聽的見啊!我自己有名字的,我是隔壁班的秦墨寒,你是姬小寞對吧?”秦墨寒沒事一般的在地上扔了一本書,然后坐下去仰望著姬小寞。

“啊?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她這么乖,這么一般的人還會有外班的人知道她的名字,還真是奇跡呢!

“這個簡單,我在我們班問了一句誰認識隔壁班那個冒冒失失的女生,然后就有一大群人來告訴我你的名字嘍!”具有深意的笑容掛在了秦墨寒臉上。

“蝦?我冒冒失失?你才是個掃把星呢!”姬小寞不滿的白了秦墨寒一眼,這個人,她才認識他不到一小時,他就說她冒冒失失,這樣太不禮貌了吧?

“我怎么掃把星了?我認識你才不到一小時耶!”秦墨寒有點不服氣了,說他是巧克力男他認了,但是這掃把星也來的太沒道理了吧?

“哼,反正你就是掃把星!”姬小寞把頭甩過去,固執的說,難道要她把今天的事都告訴他嗎?他不笑死她才怪!

“額……我算是服了你了!不過,看在我出來陪你的份上,你對我態度好點吧。”秦墨寒把頭抬的高高的看著姬小寞,沒有系前兩個紐扣的白色襯衣中露出兩塊突兀的骨頭,男生也有鎖骨?說實話,他還真是瘦哎!

“那你怎么不去上課?”姬小寞收回她的目光,無精打采的問。

“上課很無聊哎,我看你在外面,所以就跟老師請假出來陪你嘍!”他一副不在乎的樣子,把一塊硬幣拿在手中把玩。

“啊?這樣也可以?”姬小寞用手撥開滑下來的長長的劉海驚訝的問。上課很無聊,所以請假出來?這,老師聽了之后,肯定打擊不小!

秦墨寒抿著嘴巴偷偷的笑了:“當然不可以啦!我是因為多次不小心將數學作業交給英語老師,英語老師發火就趕我出來了。”

姬小寞被他剛才抿著嘴唇笑的那個動作震到了,真的很好看啊,他抿著嘴笑的時候,眼睛會瞇成一條縫,天吶!這就是被她形容為甜的扯絲的笑容!

“喂,你在看什么?我臉上沒有長什么奇怪的東西吧?”秦墨寒伸手摸了摸他的臉,這個冒冒失失的家伙,難道不知道這樣盯著別人看很沒有禮貌嗎?而且,在公交車上她罵的人是好脾氣的他,如果是別人,她恐怕不會這么輕松了吧!

姬小寞臉微微一紅,慌張的轉過頭去:“沒什么,我只是很奇怪你怎么就把數學作業交給英語老師了呢?”姬小寞這純粹就是轉移自己的尷尬嘛!

秦墨寒仰頭看著天空:“那個,是因為英語老師讓我做的作業太過于幼稚,數學老師又不要我的作業,我只好把數學作業交給英語老師了。”

幼稚?蝦,他說英語老師布置的作業幼稚,而且數學老師不要他的作業,一聽都不是好學生。

“你這樣子,考試怎么辦?”姬小寞話一出口就后悔了,她怎么就關心起這個掃把星來了?真是奇怪,他學習好不好,考試怎么辦關她什么事啊?唉,看來瞎操心的毛病又犯了。

“考試?還好啦,暫時穩居全級第二。”秦墨寒語氣平淡的說著,把目光再次投向遠方。

“蝦?全級第二?”姬小寞這下傻了眼了,全級第二被老師趕出教室,這是多么令人驚訝的新聞!

“嗯,全級第一的那個家伙是季承儒,每次都高我兩三分。”秦墨寒這語氣好像某一個人,都是一副無所謂的口氣。

“啊?你就是季承儒口中老是跟著他不放的人?”據季承儒講,有一個人總是跟在他的后面,無論他怎么努力想拉開他們之間的差距,但那家伙每次都以兩三分的差距跟在他的后面,甩都甩不掉!

“你認識季承儒那家伙?”秦墨寒激動的從地上跳起來。

“嗯,對啊,我們是鄰居,從小一起長大的。”季承儒從小就是個乖小孩,姬小寞老媽總是喜歡拿季承儒給她做榜樣,什么“你看人家承儒,數學又拿了滿分”“你看看人家承儒,又是全級第一,你呀,能進前十我就很開心了。”這個時候,姬小寞只有乖乖的聽老媽嘮叨的份了。

“季承儒那個怪胎不是沒有女性朋友的嗎?你還和他青梅竹馬?”秦墨寒忽然對眼前的這個女生產生了濃濃的興趣,和季承儒一起長大的女生,這要是讓愛慕季承儒但始終不能靠近他的女生知道的話,應該會有一場蠻熱鬧的風波吧?

“什么女性朋友?我是他的死黨。”姬小寞不滿的說,她也是季承儒的麻煩制造者!她總是會在無意之間惹許多的麻煩,而季承儒就是收拾這些麻煩的最佳人選!

“季承儒有沒有什么不為人知的秘密啊?”季承儒是眾所周知的好學生,不早戀,不打架,不吸煙,不喝酒,但就是性格冷了一點。

“你怎么對季承儒這么感興趣?不會是你喜歡上他了吧?如果你喜歡上他了我很樂意替你遞情書的!”小寞微笑著陷入自己的幻想,季承儒那家伙雖然冷,但長的好啊,很有型,很酷,眼前的這位秦墨寒看上去比季承儒清秀,溫柔,哈,兩個人不是天生的一對嗎?

秦墨寒聽了她的話一時間沒反應過來:“遞情書?你是同志小說看多了吧?”這丫頭,竟然懷疑他的性取向!他會喜歡上季承儒那個怪胎?真搞不懂姬小寞這丫頭的腦袋里都裝了些什么。

姬小寞保持著她剛才的微笑:“不要害羞嘛,我很樂意幫你的忙!如果你需要我的幫助,盡管來找我,我先去上第二節課嘍!”然后不等秦墨寒回答,她已經大步的走了。

“喂,我說你……”秦墨寒再次被噎的說不出話來,好,說他巧克力男,他認了,他本來就很喜歡吃巧克力,說他是掃把星,他忍了,好男不跟女斗,現在又懷疑他是同性戀,他的脾氣再怎么好也都忍受不了姬小寞這丫頭了!好,他會證明給她看,他不是同志!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校園小說排行

人氣榜

体彩7组六码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