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匣子小說導航網!手機版

首頁穿越 → 錦繡江山庶女謀

錦繡江山庶女謀

一朵羞花 著

完本免費

  錦繡江山庶女謀小說又名《妃不可逃:王爺尋妻小妙招》、《妃逃不可:腹黑王爺惹不得》,是由作者一朵羞花最新創作,夏侯嬰殷荃是該小說的主人公。殷荃原本是21世紀的一名金牌律師,一朝穿越到古代,成為不受寵的將門庶女。
  將軍府內,自殷荃成功從將軍府逃出生天的那一日起,將軍府上下就沒一日安寧過。
  找人吧,又不好大張旗鼓的找;不找吧,端王那邊又交不了差。
  柳如月這一腔的怨憤,通通撒在了丫鬟婆子身上。
  日子接連過去了三天,她這心中的不安是越發的強烈,所有的恐懼,都在午時一刻衛鈞送來聘禮的那一刻徹底爆發了。
  瞧著站在前廳大堂內油鹽不進的白衣男子,柳如月心跳如擂鼓,咚咚的撞的她五臟六腑跟著一起痛。
  端王是誰?那可是連當今圣上都要給幾分薄面的人,哪是區區一個將軍府能惹得起的?
  現如今殷荃那小蹄子早就不知去向,眼下,要如何向端王府交差才是當務之急!

101萬字更新:2019/05/30

在線閱讀

  錦繡江山庶女謀小說又名《妃不可逃:王爺尋妻小妙招》、《妃逃不可:腹黑王爺惹不得》,是由作者一朵羞花最新創作,夏侯嬰殷荃是該小說的主人公。殷荃原本是21世紀的一名金牌律師,一朝穿越到古代,成為不受寵的將門庶女。

免費閱讀

  將軍府內,自殷荃成功從將軍府逃出生天的那一日起,將軍府上下就沒一日安寧過。

  找人吧,又不好大張旗鼓的找;不找吧,端王那邊又交不了差。

  柳如月這一腔的怨憤,通通撒在了丫鬟婆子身上。

  日子接連過去了三天,她這心中的不安是越發的強烈,所有的恐懼,都在午時一刻衛鈞送來聘禮的那一刻徹底爆發了。

  瞧著站在前廳大堂內油鹽不進的白衣男子,柳如月心跳如擂鼓,咚咚的撞的她五臟六腑跟著一起痛。

  端王是誰?那可是連當今圣上都要給幾分薄面的人,哪是區區一個將軍府能惹得起的?

  現如今殷荃那小蹄子早就不知去向,眼下,要如何向端王府交差才是當務之急!

  嫩蔥般白皙纖細的手指不住的絞著絲帕,柳如月越想心中越涼,驀地,她忽然遠遠的瞧見了原本伺候在殷荃房內的丫鬟翠玉,一個大膽的想法當即在腦中成形。

  “承蒙端王厚愛,老夫代犬女謝過王爺,只是……”未曾察覺柳如月眼中一閃即逝的凌厲,殷正廷正欲將殷荃逃家的事實全盤托出,不料卻被身邊環佩叮當的美婦打斷。

  “老爺,這端王可真是大方,光聘禮就拉了十車,咱們荃兒嫁過去可比在這將軍府內享福多了,您說是不是?”

  說著,柳如月朝殷正廷瞥去一眼。僅是極為短暫的目光相接,后者便對她的心中所想了然于心。

  原本微微張著的嘴唇動了動,殷正廷終究還是沒有去阻止柳如月。

  端王從未見過殷荃,根本不會知道她是如何相貌。

  如今這小女兒拒嫁逃家,他命人在外尋了整整三日也不得其蹤,一個剛剛及笄的女子孤身一人在外游蕩,怕是早已落入野獸之腹,化作一攤白骨。

  如此想來,柳如月所謀劃的,未必不是個辦法。

  思及此,殷正廷心下定了定,原本稍稍有些緊繃的老臉也跟著一并松弛了開來。

  荃兒,你泉下有知休要怪爹無情,要怪,就怪你沒那個命……

  端王府內,盡管夏侯嬰走出了殷荃的視線,卻始終負手站在門口并未真正離開。

  對于殷荃,他始終保留著一分好奇。

  站在門口朝里望,他漠然清冽的面龐上生出了一絲松動。一言不發的看向面沉如水磨牙霍霍的殷荃,他的心緒有些微妙。

  她的表情似乎總是很豐富,尤其在詛咒自己的時候更豐富。

  明明只是個不被喜愛的庶女罷了……

  將軍府內,送走了衛鈞后,殷正廷屏退了左右,轉向柳如月,目光里帶著一絲猶疑:“你打算‘瞞天過海’?”

  “不愧是老爺,妾身什么都瞞不過老爺的眼睛。”略一俯身,柳如月笑的嬌羞,眼中的光芒卻不掩其中陰毒。

  “端王從未見過九姑娘,即便在大婚當日我們送去的人不是她,他也不會知道。再者,端王是何人,嫁去端王府的人莫不是享受一輩子榮華富貴……只要,她有那個命……”柳如月說著,唇邊浮著一絲笑意,那笑意勾在她嫣紅如血的唇角上,看上去像一把刀,染著艷麗劇毒的刀。

  不著痕跡間朝那始終侯在一旁的丫鬟翠玉望去,柳如月姣好面容上笑意漸深。

  翠玉雖一早便伺候在殷荃身邊,卻是她安排的人。盡管起初并非出于如此目的,可如今形勢到了,便也沒有猶豫之理。

  察覺到身邊之人幽然中染了幾分晦色的眸光,殷正廷虎目微閃,已然看出幾分端倪。

  端王府內,負手站在殷荃房外的夏侯嬰唇線微抿,心中那一抹微妙的情緒始終未曾消散,只是一雙幽深黑眸清冽如水,未有半分波瀾。直至身后生出一抹微不可查的清風,他才收攝心神。

  “將軍府的人還在搜尋殷荃的下落?”漠然開口,夏侯嬰邊說邊負手轉身,視線卻并未落在那宛如一縷濃黑霧靄般的清瘦身影上。

  聞聲頷首,龍玨從腰間摸出一塊通體漆黑的木質令牌,牌子上赫然刻著一個醒目且猩紅的“柳”字。

  見狀,夏侯嬰本就清冷的眉宇間徑自生出一絲褶皺。

  除去殷正廷派出的人之外,竟還有其他人也在搜尋殷荃的下落……

  視線始終停留在那陽光下濃得發黑的“柳”字上,夏侯嬰薄唇微抿,遂將那腰牌遞回到龍玨手中。

  “守在此處,若有異動,殺無赦。”

  盡管他聲線淡淡,卻是冰冷至極,只是聽在耳中,便足以教人不寒而栗。

  將視線垂的更低,龍玨略施一禮后,緊接著便消失在夏侯嬰面前,如一縷薄煙,徐徐飄散。

  聽見門外悉悉索索的聲音,仍舊匍匐在地的殷荃眉心擰成了一個死結,與此同時,心中生出一絲困惑。

  那個潔癖狂魔沒走?

  不科學啊……

  正猜測間,忽就見一道瑩白若雪的身影緩緩走進。只覺喉管猛地噎了一下,她用力挪了挪身子,用背對著他,以示憤怒。

  “在生氣。”盯住她細瘦的身子,他動唇。

  明知故問!她喘了口粗氣,堅定不出聲、不理睬、不回應的三不政策。

  “咎由自取。”

  “夏侯嬰!”三不政策瞬間瓦解。

  “本王救你性命,你非但不感激反而處處忤逆本王,甚至妄圖謀害本王的性命……這些,本王都可不予追究……”

  你明明說過是你家的馬救的我……什么時候變成你了!

  掃過殷荃霍然瞪大又忽而瞇起的雙眼,夏侯嬰偏開視線,繼續說了下去:“你目無禮數,視規矩如無物,落得這步田地,實為自找苦吃,與他人無干。”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穿越小說排行

人氣榜

体彩7组六码遗漏